作者 - websoft9

医生的新选择:医院合伙人制度,做医院的股东

医生和律师一样,拥有对技术和客户绝对的垄断,所以医生去给医院打工,远远不如做医院的股东。爱尔眼科开启了国内医生合伙人制度的大门,相信更多的医生会选择成为股东,而不是打工者。

从长沙一个不起眼的专科医院发展到现有60家连锁机构的上市公司,爱尔眼科在全国复制着它独特的“分级连锁”式扩张模式。如今,为了更快实现早前提出的百亿目标,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又萌生了一个更“野心”的念头——首创中国医疗行业“合伙人计划”,向眼科行业发起了“招募令”。

今年4月,爱尔眼科发布公告称,公司将推行合伙人计划,争取在未来6年内,公司网点覆盖全国60%以上的地级城市,允许和鼓励核心骨干从“员工”变成这些新建医院的“股东”。

首创中国医疗行业 “合伙人”计划


实际上,为了激发骨干潜力,爱尔眼科在2011年、2013年两度对公司内部核心骨干推出股权激励,更大程度促进了骨干能量的释放。这次,爱尔眼科的“合伙人”计划着实让人眼前一亮,引起了医疗行业的广泛关注。

爱尔眼科的“合伙人”制度,是指以符合一定资格的核心技术人员与管理人员为合伙人股东,与公司共同投资设立新医院,在新医院达到一定盈利水平后,公司依照相关证券法律、法规,通过发行股份、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等方式,以公允价格收购合伙人所持有的医院股权。

陈邦说,近年来国家大力鼓励社会办医,发展健康服务业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,未来患者重心下移是必然趋势。在医院格局上,民营医院的地位将从“补充”提升为医疗行业的“劲旅”。在这样的基础上,推出合伙人计划,实为顺势应时、水到渠成之举。

对于“合伙人”的创新制度,陈邦这样理解:合伙人计划就是通过透明、安全、阳光、有保障的投资分红和上市公司巨大的资本增值回报,让医生从雇员角色转变成公司股东,由现在的工作看到未来的回报。

延伸阅读:美国医生合伙人制度

美国的医生大致可以分成三种执业方式,各有利弊。第一种是长工。长工与医疗机构的关系就是普通的雇主与雇员的关系,随着工作年限、资历增长,长工可以逐渐成为share holder(合伙人)。长工的好处在于能够建立稳定的“客户群”,也就是“回头客”病人。在美国的医生,除了急诊室工作的医生外,基本每个医生都有自己固定的病人。从患者的角度换位思考一下,有哪个病人愿意每次为了看同一个病,都见不同的医生叙述相同的病情、复述相同的家庭病史和既往史?长工们基本一辈子就服务于一家医疗机构,所服务的病人甚至是一家祖孙三四代。长期稳定的医患关系,使得医生对病人必然非常了解,也因此建立良好的医患信任,因而医疗从疾病预防开始就受到全面照顾。这种合作模式下,一旦出现医患纠纷,医院就是医生的坚实后盾,因为医生本身就是医院的一部分,医院会尽力保全医生的名誉。

第二种是合同工。合同工只与医院签定合同,合同期可以是一年,也可以是十几年或者是更长时间。合同期间并不与雇主发生其他的角色变化。美国的合同医生和国内的医生就业模式相似。医生作为高智商工作者,在医院靠手艺和业务挣钱。医生也会有自己相对固定的病人人群,但是由于美国医生受医院能接受的保险公司险种的限制,一旦跳槽去了接受其他保险公司的医院,自己的病人必须跟着更换保险公司,才能继续跟随同一医生。这就使得医生跳槽必然会流失一部分老客户。但是这类医生不能成为share holder,因此会觉得自已并不是医疗机构的主人,经济会有所流失。合同工会有与长工有一样的福利待遇,只是没有决策权。

第三种是Locum(多点执业)。多点执业医生在美国很普遍,就像Dr. Hong和Dr. Mazuik那样,他可以与Locum经纪公司签约,或是完全自立,但不为一个固定的雇主工作,保持自己的独立性。美国医生有时候要休年假、产假,或是其他原因有一段时间不能工作,而医院又不能马上雇到可以代替的医生,因此往往是采取与独立医生合作来弥补断档。自由职业模式已经越来越普及。医生们,特别是刚刚毕业的年轻医生,喜欢的生活方式已经远不同于上一代医生。他们不再花很长时间工作,挣很多钱。相反,他们将Locum职位作为理想的平衡工作和生活的方式。正如《The 4-Hour Workweek》书中所描述的那样,不受空间束缚,想去哪里旅行就出发,工作休闲两不误。独立执业医生都有自己的执业责任保险,一旦发生医患法律纠纷,保险公司会派专业的律师团队为医生辩护。万一败诉,保险公司可以为locum医生支付上达百万美元的赔偿额度。Locum医生一般也没有任何福利待遇,要自己买退休金及医疗保险。

阅读更多…